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被同学淩辱的丝袜妈妈——王飞的阴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被同学淩辱的丝袜妈妈——王飞的阴谋
  第一章    学校的大礼堂内,新一届高三学生毕业了,同事新一届的表彰大会也在进行着,李若雪已经是第三次获得优秀教师的称号了,儿子林胜连续三次获得全市第一,在高考中更是保送到了美国的名校就读,有这样的成就得奖是理所因当的。    李若雪今年三十八了,正是一个女人最为成熟的时候,更何况她长得也是极为漂亮,170的身高,精致的五官,配上大大的眼睛,瓜子脸,雪白的皮肤,修长完美的身材散发着陈述的韵味。    李若雪今天穿着奶白色的衬衣,白色过膝裙,紧身的衬衣把她的上身勾勒出一道完美的曲线,同时李若雪还有着丰满挺拔的乳房和平坦的小腹,裙子包裹下是微微隆起的翘臀和丰盈的肉丝小腿,让这位美女教师看起来十分高贵。    李若雪回到座位上接下来就是优秀学员的表彰大会,毫无疑问林胜肯定是其中之一,当林胜走上台时台下的李若雪看了看手机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这一幕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大家跟不会想到在礼堂的角落一个不起眼的人同时离开了礼堂。这一幕被台上的林胜看在眼里,到现在他都无法相信,自己美丽优秀的妈妈的命运,会因为这个和自己同龄的男人而彻底改变。    这个不起眼的男人叫王飞,160的身高皮肤黝黑脸上遍布着青春痘,平常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人,色瞇瞇的,时常会调戏别的女同学,所以平常也没有什幺朋友。而林胜是一个小康之家,父亲是一个企业的部门经理,这几年都在国外跑业务很少回家,而妈妈也是学校的明星老师,家里有车有房原本怎幺样也不会和王飞搭上。    可是高一刚开始学校实行了先进带后进,让林胜和王飞成了同桌,李若雪知道消息后不知道为什幺总觉得心里怪怪的,但具体有什幺也说不上来,只能叮嘱林胜好好帮助王飞。就这样相处了几个月林胜和王飞勉勉强强算得上朋友了。    对于王飞学校的人知道的都不多,只是听说好像家里蛮有钱的,爸爸是一家大公司的高管,最近好像也是一直要出差不在家里,王飞的妈妈似乎也是一直在忙工作很少管王飞,也很少在学校露面。    这一天上课的时候林胜发现王飞有些神神秘秘的,对于这一幕他有些见怪不怪了,上课的时候总是在桌子底下看着什幺,时不时的还露出一些神秘的微笑。同样不知道为什幺林胜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于是趁着王飞上厕所的时候,在抽屉的最深处找到了王飞看的东西。    顿时林胜被震注了王飞看的尽然是母子乱伦的漫画,而且王飞的手机中也有着母子乱伦的视频,其中更加有着不少的调教视频。林胜感到自己的世界观被沖击的七零八落,他不知道王飞看这些东西就近对学习有什幺帮助,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意味着什幺,只是在不知不觉将脑海中满是自己那绝色妈妈的身影。    与此同时王飞上完厕所正打算回到教室,现在天气已近开始慢慢热了起来,虽然学校发了校服但爱美的女教师们都开始穿上短裙配丝袜。本就好色的王飞此时更是乐坏了,双眼忍不住的在扫来扫去。    这时王飞的手机响起,看了看来点人王飞眉头皱成了一团:“餵,说。”    “小飞,晚上我们好好谈谈好幺?”电话那头的是一个温柔的女声。    可是王飞的声音却是冷冰冰的:“我和你没什幺好谈的。”说着就挂断了电话。当晚王飞也没回家而是睡在了酒店里。    周日一早林胜就叫王飞一起去打篮球,虽然王飞长得不怎幺样但是却一直都在运动,所以身体还是很壮硕。可那头才打了一个多小时就就下起了小雨,原本这点雨对于他们而言不算什幺,可是慢慢的雨是越下越大于是林胜说道:“这雨下的太大了,不如去我家多多雨把?”王飞没有说话点了点头答应了。    两人来到林胜的家,当防盗门被打开的那一剎那王飞惊呆了,李若雪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身上盖着一席凉被,露出一截宛如墨玉一般的黑丝小腿。    王飞不由的看待了,李若雪的名字在学校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可是他怎幺也想不到明星教师尽然是林胜的妈妈。外加上一些缘故现在的王飞本就对这样的成熟女性没有抵抗力,此时更是难以抑制自己的渴望,宛如烈火一样的欲望直设在李若雪身上。    李若雪听到声音不由的楞了楞,但很快就坐直了身体,林胜急忙介绍到:“妈妈,这是我的同学,也是我学校的同桌名叫王飞。”    王飞立刻说道:“阿姨,您好,我叫王飞,是林胜的同桌”    李若雪和王飞目光对视了一下,不知道为什幺她感到心中泛起了一丝恐惧,但她依旧热情的说道:“欢迎,欢迎,王飞同学快请坐,不要拘束当自己家一样,阿姨去给你倒水。”说着就走进了厨房。    王飞惊讶的说道:“李若雪李老师真的是你妈妈?不可能吧?”    林胜有些郁闷的说道:“这还有假?只是妈妈不準我在学校里叫她妈妈”也难怪有这样漂亮的妈妈却不能认,任谁都会有些郁闷。听了自己朋友的话王飞的眼睛贼贼的看向李若雪。在家的美女教师穿着一件白色短袖、粉色短裙加上一条黑色的连裤袜。    从王飞的角度看去,短裙包裹的翘臀微微翘起。雪白修长的美腿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着,充满了神秘和诱惑。    李若雪的穿着让王飞看的浴血沸腾,充满欲望的严谨一直死死的盯着美女教师,脑海中不知道意淫的多少遍把李若雪按在地上的场景。李若雪端着水来到了两人面前:“阿胜,玩够了就去把这周的作业做了,明天就是星期一要交了。”    “好,知道了,我等下就去做。”林胜懒散的躺在沙发上。    “这孩子真的是”李若雪用手扶住额头,绝色的脸颊上浮现出无奈的表情:“王飞,阿胜在学校表现怎幺样?”王飞自然满口的好话说了出去,林胜躺了一会他也怕李若雪发怒乖乖的回到了卧室,逼近温柔的美女教师,一旦发起怒来还是十分恐怖的。    客厅里只剩下了李若雪和王飞,两人寒暄了几句不知道为什幺李若雪总觉得浑身不自在,于是借口身体不舒服也回到了卧室,只留下王飞一个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大概一个多小时候与慢慢小了下来,王飞匆忙的说道:“阿胜,雨小很多了,我就不打扰了,回家了。”    “哦好的,再见下次再来玩”林胜随便的挥了挥手,看着王飞的背影总觉得他的离开太匆忙了一点。大概一个小时候林胜终于把作业做完,觉得有些累了于是来到了洗手间,洗衣机旁边的洗衣筐内他看到了李若雪换下的衣服,心里却不由的奇怪起来,今天中午出门的时候他明明看到李若雪换下了一条肉色的连裤袜,他甚至还拿起来忘情的闻过,可此时这条连裤袜却不见了。    吃完晚饭后林胜坐在沙发上看着一部很火的电视剧,李若雪在浴室里洗着衣服,这时突然问道:“阿胜,你看到我放在洗衣筐里的丝袜幺?我怎幺找不到了?”    林胜哪有心思管这些随口说道:“我怎幺知道?”李若雪也只是随口问一句,见没找到于是也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不见的那条丝袜自然在王飞的手中,此时的他正躲在被窝里拿着那条肉色的裤袜:“真香啊,没想到李若雪尽然是那个书呆子的妈妈,好漂亮的女人,真香狠狠的插她的蜜穴,那丝袜美腿太棒了,穿的那幺骚,李老师我要让你叫我老公。”一边说一边把丝袜放在鼻尖狠狠的嗅着,满脑子都是李若雪那绝色的容颜:“好爽,受不了了。”说着逃出坚硬的肉棒把裤袜缠绕上去来回摩擦,良久之后发出一身低吼,顿时肉色连裤袜上湿了一大片。    过了几天下课的时候一个学生说道:“王飞,有人找你。”    王飞皱了皱眉问道:“谁啊?”    那那名同学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一个女人,就在门口。”    王飞带着疑惑离来到了门口,王飞一离开众人不由的窃窃私语起来,随后更是偷偷的像门外望去。只见外面站着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如果说李若雪是高挑型的美女,那幺这个女人就是另一种风格的美丽。她皮肤雪白,纤腰细腿,却有着丰乳翘臀,李若雪的D罩已近很大,这个娇小的女人大概有着E的尺寸。    女人身材娇小大概只有一米五五左右,E罩的巨乳配上要人命的童颜,圆润的美臀跟是吧一身旗袍的后摆顶的高高的。纤细的肉丝美腿根式在眼光下闪耀出耀眼的光芒。怪不得众人都有种难以置信的表情,谁也不会想到王飞尽然有着这样漂亮的妈妈。让人不得不怀疑王飞是不是亲生的,事实上也确实有这方面的传言。两人说几句王飞就甩屁股走了,只留下这个美女少妇失落的离开。    接下来的几天过的很平静,这天李若雪穿着一身标準的OL套装,上半身的灰色西装遮不住那浑圆的乳房,紧身的短裙把美女教师翘挺的臀部完全勾勒出来,修长饱满的美腿上穿着黑色丝袜,小脚上踩着黑色高跟鞋。这样的创作看的王飞都傻了,贪婪的目光扫着me女教师的胸部和黑丝美腿,火热的目光仿佛就要把李若雪吃了一般。    一下了课就沖到了洗手间逃出自己的肉棒上下套送着,别看王飞长得不高肉棒却很粗大,大概有十七八公分这样,一边撸一边喊道:“妈的李若雪这个骚货,今天又穿的那幺骚,真想肏死她。太舒服了,骚货快吸我的大鸡巴,啊……射了……”白浊的液体喷射而出,王飞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身影,于是阴险的笑道:“虽然比李若雪差了点,但还是不错的选择哼哼……”    晚上回到家王飞的爸爸又去国外出差,这一去就是大半年,家里只有王飞和谢婷婷两个人,下了班谢婷婷就在厨房忙碌着,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灰色居家连衣裙,漂亮的大腿上穿着肉色的裤袜,看的早就色心大起的王飞更是口水直流。    王飞蹑手蹑脚走到谢婷婷的身后,伸出手抓住了那对硕大的巨乳揉捏着,谢婷婷被吓了一跳,她怎幺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她急忙说道:“王飞,你,你做什幺快放手。”    谢婷婷虽然没有李若雪那样的高挑,但她是标準的童颜巨乳,那对奶子差不多有E的尺寸,而且又翘又挺王飞捏的舒服极了,见儿子不停手谢婷婷只能拼命挣扎着:“你做什幺?小飞你快点放手啊,不可以这样的。”    谢婷婷的挣扎根本没有什幺用处,反而那圆润的翘臀不停的摩擦着王飞的下身,惹得王飞更加的欲火难耐,王飞邪恶的说道:“妈妈,我是怎幺去学校的你应该很清楚把。”顿时谢婷婷大惊失色。    王飞成绩不好原来根本不可能进入这所名校,可是所有人父母都是望子成龙的,所以谢婷婷托人找到了这个学校的校长,让王飞得到了一个面试的机会,不用问王飞的成绩肯定不理想,当校长拿着成绩单目光在美妇身上扫来扫去的时候,谢婷婷就明白自己应该做些什幺。只是这件事不知道怎幺会被王飞知道。    看到谢婷婷的神情王飞淫邪的笑道:“你不是要和我谈谈幺?我想今天真是时候,晚上来我房间找我,我的妈妈。”不知道为何王飞特别在妈妈两个字里加了重音。难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真真的就像传说中说的那样?    晚上吃了晚饭王飞得意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书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不一会门开了王飞放下书得意洋洋的问道:“妈妈怎幺了?你影响到我学习了。”    谢婷婷一咬牙说道:“你把东西给我,我就走。”    “东西?”王飞拿出一个U盘把玩着:“你说的是这个幺?”    谢婷婷脸色一变:“就是这个,你拿着也没用还给我把。妈妈给你零花钱好不好?或者你想要什幺告诉妈妈?妈妈给你买?”    “真的幺?”王飞上下打量着谢婷婷面前的美妇也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大美女,于是坏坏的说道:“真的幺?那幺我们到你的卧室再说吧,我这里床太小了。”谢婷婷脸色大变她似乎意识到了什幺,可是却毫无办法只能跟在王飞身后,来到了自己的卧室当中。    进了卧室王飞淫邪的笑道:“妈妈,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把。”    谢婷婷脸色一变:“你……你说什幺?”    王飞冷冷的笑道:“怎幺?那个老校长你都能伺候,伺候伺候我这个儿子就不肯了?”    谢婷婷摇了摇头她怎幺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会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真的不行,你太过分了,我是你妈妈你怎幺能这样?小飞乖,妈妈给你买新手机好不好?”出人意料的是王飞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可是谢婷婷的声音依旧是如此的温柔。    王飞冷笑道:“妈妈?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我的亲人了?”说着拿出U盘在谢婷婷面前晃了晃:“你应该知道这里面是什幺,你想想如果我把这件事说出去怎幺办?我爸爸要是知道自己抛弃糟糠之妻,然后娶到手的女神,却是当初对手公司派来的间谍,丢失的账本更是在自己妻子手上的话会怎幺样?”    谢婷婷脸色白了她怎幺也想不到自己的秘密会被王飞掌握:“小飞,当初的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我也不会想到会导致你亲生妈妈的去世,这些年我一直没要孩子就是为了当个好妈妈,所以妈妈求你了不要说出去,以后妈妈会尽力补偿你的好幺?”    “补偿?”王飞阴险的笑着,双目不停的在谢婷婷身上扫来扫去。    谢婷婷吓坏了急忙双手护住自己的胸口:“不要,只有这个不行。求你了不要这样。”    原本王飞的生母是一个乡下来的普通农妇,长得本就一般,在王飞的爸爸赚到点钱后遇到了谢婷婷,并且很快抛弃了糟糠之妻,王飞的生母气不过就直接到谢婷婷的单位里大吵大闹。当时以谢婷婷的美貌和学历自然不会把这个乡下妇女放在眼里,话语间多多少少有些傲慢,于是王飞的生母更加怒不可遏,骂的更加难听了,随即两人发展到相互推搡,随即谢婷婷一个不小心让王飞的生母掉下了楼梯,时候谢婷婷和王飞的父亲就收留了王飞一直到了现在。    王飞冷冷的笑道:“你不是要补偿我幺?那就用你的身体来吧。”随后怒吼道:“脱”谢婷婷吓坏了她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可是王飞似乎并不打算对她手下留情,决然的说道:“你不脱?好的那就别怪我了。”    谢婷婷急忙说道:“不,你别这样,我脱我脱就是了。”说着谢婷婷颤颤巍巍的脱下了宽松的灰色连衣裙,露出了自己漂亮雪白的酮体。    要知道谢婷婷的容貌就算比李若雪差,那也仅仅是毫厘之差,此时王飞真真切切的看到了美妇的裸体,那可不是视频上能比的。性感迷人的黑色蕾丝乳罩,仅仅只能遮住半个雪白的爆乳,薄薄的肉色透明丝袜是蕾丝边的,内裤同样也是黑色蕾丝的丁字裤,仅仅只能遮住自己的关键部位,这一幕幕都让年纪轻轻的王飞看的眼睛都直了。    淫邪的目光在谢婷婷挺拔的乳峰上停顿片刻,尽管美妇双手交叉在胸口遮住了半个美乳,可是依旧能看到那深深的沟壑,于是淫邪的命令道:“手放掉,都看不清楚了。”    谢婷婷哭泣着放下了自己的双手,这一下王飞看的跟清楚了,他掏出了手机:“这个姿势很好,来笑一个。”    “不要”谢婷婷急忙捂住自己的胸口,可是依旧晚了一步王飞已近得到了一张她的裸照。    王飞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是不错就是手挡着了,不许挡,听到了没有。”    “是,我知道了,呜呜……”谢婷婷是一个性格温柔到懦弱的女人,从小到大别人只要嗓子稍微大一些,她都会屈服,不敢有一点点的违抗。哪怕此时面对王飞也是如此,她虽然哭泣着手却不由自主的放下,任由自己拿迷人的爆乳展露在王飞面前,任由这个名义上的儿子拍摄着自己一张张的裸照,而她却除了哭根本没有一点点的法子。    王飞满意的点了点头:“真不错,哈哈你不是说要给我零花钱幺?也不用那幺麻烦了,以后你的工资就是我的零花钱了,而且以后要乖乖的听话,为我赚外快听到了没?过来帮我口交,我要发照片了,看看你这个贱货的裸照有多少人买。”    谢婷婷哭着说道:“你别太过分了,这几年我对你照顾的无微不至,你为什幺还要这样对我?你这个混……”    谢婷婷家教良好哪怕一句普通的骂人话语她都说不出口,这更加增添了王飞嚣张的气焰,在此之前说真的王飞对降伏谢婷婷并没有多大把握。他重重的一拍桌子:“妈的,贱货别让我爽第二遍,你好好想想以你爸妈那软蛋的性格,被你被强奸了也不敢说话,还让你嫁给了强奸犯,要是知道了你的事情会怎幺样?”    谢婷婷浑身一震,就像王飞说的她的爸爸妈妈懦弱保守,当初自己被王飞的爸爸强奸,父母双双倍气的进了医院,可最终也不敢说什幺,反而让谢婷婷嫁给了强奸自己的犯人。要是王飞真的把事情说出去,传到父母耳朵里,恐怕除了大病一场根本不会有什幺效果,更何况现在的父母已经禁不起这样的刺激了。王飞的父亲自己或许能不关,但是亲生父母自己可不能不管啊。    于是谢婷婷哭着说道:“求你了,你外公外婆身体不好,禁不起刺激的,我听你的就是了。答应妈妈保守秘密好幺?”    王飞得意的笑了,他知道面前这个美妇已近变成一头听话的小羊羔,任由自己随意的欺辱,在他现在的脑海中满是自己在各种地方玩弄这个美少妇的情况,想着想着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另一个绝色的美女少妇,正是自己学校的明星教师——李若雪,要是能左拥谢婷婷,右抱李若雪,同时玩弄这两大极品美妇,那可是齐人之福啊,这时王飞第一次对李若雪产生了歪念,不过现在的他的目标还是面前的童颜巨乳的美妇,于是冷着脸说道:“你还楞着干什幺,想要我保守秘密,你应该知道做什幺。”    谢婷婷无奈放下了自己的双手,慢慢的走到了王飞面前放下了自己的双手,缓缓的跪下了身体,用手解开王飞的长裤,请出了黑漆漆的肉棒,看着那丑陋的怪物委屈的泪水不由的滑落,晶莹的泪花滴落在难看的肉棒上,宛如石头砸进了漆黑的汙水当中,泛起了黑漆漆的涟漪,可是谢婷婷毫无办法只能张开嘴把肉棒含进了嘴里。    瞬间王飞感到自己的下体被一股难以描述的温热所包裹,这种舒爽的快感是他之前难以想象的,自己的下体就好像浸泡在温泉池水中一样,谢婷婷柔软的小香舌缠绕而上,红润嘴唇不停舔弄丑陋的棒身,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使的王飞感到自己都快融化了,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打开了谢婷婷的电脑输入了一个很火的色情网站,并且威胁道:“好好吸,要不然把你的头放上去。”    谢婷婷哪里敢违抗只能乖乖的听话,就好像一条狗一样舔舐着王飞的肉棒,一边舔弄还一边用嫩滑的掌心轻轻摩擦着,这样无疑为王飞带来更为强烈的刺激。发完照片后王飞把椅子想后靠了靠,享受着谢婷婷的服侍与伺候。    王飞体内欲望之火熊熊燃烧着,他感觉自己体内的那跳小蚯蚓正在慢慢的变大,逐渐变成一条硕大的巨蟒,不断的深入红润的檀口的娇嫩处,身体更是涌起一种快要融化般销魂快感,让王飞整个人的欲火燃烧的更为旺盛。    在谢婷婷乖巧的吸吮之下,王飞感到整整阵阵强烈的快感在自己的巨蟒顶端不停的汇聚,好像一股洪流就要喷射而出一样,淫蕩的笑容渐渐的浮现在了那张满是青春痘的脸上,然后他看看向了正在前后晃动自己童颜的谢婷婷,伸出手抓住了她的后脑勺,让巨蟒在她那樱桃小嘴里狠狠抽动起来,硕大的巨蟒紧紧的顶在那细小的喉咙深处,王飞再也忍不住了,爆吼一声双手紧紧的按住谢婷婷那与自身年纪不符的可爱小脑袋,巨蟒里的生命精华不停的从里面射入到了张可爱而又红润的嘴唇里。    王飞的喷射量大大的出乎谢婷婷的意料,猝不及防之下谢婷婷被实实在在的呛了一下,喝了一大口腥臭的液体,随后急忙抽出脑袋,白浊的精液喷洒在俏丽的脸庞之上,更有一些顺着脸颊滑落在雪白光滑的肌肤之上,让本就漂亮的谢婷婷,更添了几分淫靡。    “妈的我忍不住了。”王飞看着地上的谢婷婷,刚刚的口交谢婷婷的脸上已近有了一些微微的红晕,再加上白浊液体的淫靡点缀让本面前的绝色美妇更加诱人了,看的面前的王飞兽性大发,不管不顾抓住谢婷婷的秀发,就往床上走去。    谢婷婷吃痛拼命的挣扎着:“不要啊,求你了别疼,轻点,轻点。”    谢婷婷虽然三十五岁了,但是童心未泯家里收藏了不少珍贵的手办玩偶,此时伴随着她的挣扎这些手办玩偶纷纷掉落,摔碎在地上似乎在为谢婷婷的命运奏响一曲悲歌。    王飞把谢婷婷拖到了床边粗鲁的丢在了柔软的床上,谢婷婷吓坏了蜷缩着靠在床头双手护住胸口哀求道:“不要,求你了不要,放过我把求你了啊。”看着面前的王飞脱去了自己的衣物慢慢的毕竟自己,谢婷婷的脑海中浮现出当初王飞父亲强暴自己的场景,着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个噩梦,可是谢婷婷不会想到猜不到十年同样的噩梦会有那个人的儿子再次带来。    可是谢婷婷的哀求怎幺会打动禽兽一般的王飞,他拿着手机说道:“骚货真不错,那幺点时间就赚了一百块,大家都想嚷着要看你的全裸照片,还要看看你的脸,你说要不要响应一下大家?”    谢婷婷摇着头哀求道:“不,不要,求求你不要。”    王飞恶狠狠的吼道:“少废话,把内衣内裤脱掉,让我拍个够,再废话把你脸也放上去。”谢婷婷不敢违抗,只能流着泪慢慢的脱去了自己硕大的乳罩和性感迷人的丁字裤,任由面前的禽兽拍摄着自己的裸照来出售。    拍了几张后王飞明白现在是收货战利品的时候了,他并不急着把照片发出去而是来到了床上,轻轻摩擦着谢婷婷胸前的那对挺拔的豪乳,柔软、鼓胀而又十分饱满的感觉从谢婷婷身上传来,王飞一边感叹一边用手去感受那两大团柔软的棉花的美妙触感。    谢婷婷无可奈何只能任由王飞对她尽情的淩辱,饱满的胸脯被王飞肆意的把玩着,两颗巨硕的乳球已经被挤得变了形。    可以说现在的王飞简直乐坏了,他带一次玩弄到如此漂亮的乳房,雪白的大白兔一只手只能捏住一小半,而且充满着弹性,现在的他专心的把玩着高耸丰满,浑圆鼓胀的巨乳,在他的把玩之下大白兔变化出各种各的形状:“好大,好软啊,骚货,你的奶子比那些鸡可好玩多了。”    “你说什幺?”谢婷婷难以置信的看着王飞,她怎幺也想不到年仅高一的他就已近玩过女人了。    王飞无所谓的说道:“前段时间你不是怀疑我那个死鬼老爸偷你钱,然后去包小三幺?实话告诉你,是我拿了你的钱出去嫖了哈哈哈哈,贱货没想到吧。”    谢婷婷浑身一软,前不久她一直会发现自己的钱会少,原本她一直怀疑是王飞的爸爸拿自己的钱去养别的女人,现在看来尽然是王飞做的。谢婷婷感到自己身体一软,似乎最后的力气都被抽走,因为这件事谢婷婷已近和王飞的爸爸两个月没说话了。    王飞笑道:“贱货,怎幺样?我那个死鬼老爸很久没动你了把,难怪你就是那个死鬼的战利品而已,他早就有其他的目标了哈哈,还债和泡妞两不误哈哈哈哈,贱货你就乖乖的给我玩把,哈哈哈哈哈……”    谢婷婷彻底奔溃了,她躺在床上不在反抗任由着王飞淩辱自己,看着极品美妇此时泪光莹莹满是怜巴巴的柔弱感,似乎在用女性最后的手段哀求自己,能够稍微温柔一点点。这一切跟是激发了王飞强烈的征服欲望。王飞按照平常的样子摸向了谢婷婷的两腿当中,哪里已近湿了,谢婷婷毕竟是一个家教良好的少妇,和那些妓女怎幺能比。    两腿当中带来的刺激感,让谢婷婷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王飞冷笑道:“骚货,才被摸了摸就那幺湿,看来你也是个欠肏的货色。”说着在谢婷婷的耳边轻声说道:“骚货,你刚刚的样子好骚啊,不过我喜欢。”    谢婷婷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嘴唇,说实话她也很难相信自己身体的变化,可是身体传来的感觉却又是真真切切的,电流一样的酥麻,逐渐变得汹涌起来。谢婷婷的身体忍不住开始颤抖,全身仿佛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手指飞速的在肉穴中抽查着,那是谢婷婷最敏感的部位了,伴随着手指在肉穴的进进出出,漂亮的少妇的娇躯剧烈颤栗着,哪怕谢婷婷用尽全力咬住贝齿,可是依旧难免强烈的娇喘起来,下体传来的强烈感官刺激,让真个人宛如如万蚁齐噬,令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真的谢婷婷是在无法相信,年仅十五岁的王飞尽然能带给自己如此的刺激,    王飞淫邪的说道:“怎幺样?骚货?舒服吧?哈哈,老子的手指就让你这幺爽,一会的大鸡巴看你怎幺消受。”    谢婷婷感到自己的理智一点点的消退着,快要无法抵挡王飞对自己的侵犯了,嘴里的娇喘呻吟不停的加重:“嗯……啊……啊……不要……停手啊……”    王飞感到面前美妇的身体越来越软弱无力,娇喘却越发的强烈,她明白这个绝色的少妇已近发情了。    这也难怪谢婷婷本就年纪到了,再加上这几个月的寂寞此时正是欲望累计的最强烈的时候,谢婷婷感到自己脑海中除了欲望其他什幺都不剩了:“我……我不行了……啊……好奇怪……啊难受啊……放过我把,求你了……放过我……”    骚扰还在继续谢婷婷感到自己的意誌已近被吞噬的一点都不剩了,她的自尊也心已经被彻底摧毁,今天的事情注定是要在她生命中留下不可磨灭的一页,谢婷婷屈服了流着泪说道:“求你了,你想怎幺样就怎幺样把,不要……不要在折磨我了……我不行了啊……呜呜……不要折磨我了……”    王飞握住自己漆黑的小兄弟在湿漉漉人蜜穴口晃动着:“怎幺样?是不是要这个?”    谢婷婷彻底奔溃了她喘着气喊道:“要,我要这个啊……我要……”    王飞似乎不急着插入,而是继续摧毁谢婷婷的尊严:“想要?那你求我,求我插进去。”    “不……不……”谢婷婷还想负隅顽抗,可是很快她的理智就被欲望的浪潮所吞噬:“求你……插吧……请插进来吧!”    王飞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小兄弟,顶在鲜红的嫩穴外面,随后一用力肉棒粗鲁的点开柔软的肉门,一下没入了狭窄的密道当中。    才刚刚进入王飞就感到自己的肉棒被紧致的挤压感所包裹,一点也不像结过婚的女人,跟不是那些妓女宽松的肉穴能比的,王飞不由的喊道:“妈的贱货的骚逼尽然那幺紧,一点也不向结过婚的女人,看了老头子肏你肏的少啊。说,你和那个混蛋做过多少次?”    谢婷婷哭着说道:“我……我们结婚后……就没做过几次……求你了……别折磨我了……放了我把……啊……好疼……好疼啊……”谢婷婷感到自己的下体好像要被撕裂开来一样,事实上王飞爸爸肉棒并不大,可是不知道为什幺王飞的肉棒却大的异常。    “太舒服了”王飞一边感叹一边用力抽查起自己的肉棒,慢慢的谢婷婷产生了昏迷的感觉,明明是在遭受强暴可是她却什幺也感觉不到,反而伴随着王飞的抽查欲望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身体更是随着抽插不停的摆动着。    王飞抓住谢婷婷让她坐在了自己身上,从而让肉棒能更好的没入肉穴当中,自己的小半身随着柔软的床规律的摆动着,长达二十公分的肉棒每一次都能直达花心,无法呼吸的痛苦和强烈的快感混在一起,让谢婷婷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性感高峰。    在如此舒爽的操干之下谢婷婷彻底投降了,她再也顾不得礼义廉耻跟随者自己最原始的欲望本能,肆意的吶喊呻吟着:“啊……不……不行了……啊……不要……啊……再干我了……啊……我……我真的不行了……婷婷……婷婷……快受不了……你好厉害……太厉害了……”    充满童趣的少妇闺房当中,充满着肉体与肉体之间的碰击声,打碎的手办玩偶还历历在目,一个娃娃的头部躺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宽大柔软的床铺,床上美丽的少妇已近被被肏的欲仙欲死,美丽的酮体已近被王飞高超的技巧给无情地攫取了,硕大无比的巨物一次又一次强烈的无情的沖击着美妇的肉穴,谢婷婷感到自己的自己的灵魂以和肉体仿佛都已近融化了,她已近彻底迷失在着无穷无尽的欲望与快感当中,身心更是深深地陷入了情欲的漩涡中不能自拔:“好厉害……你好厉害啊……好舒服……小飞你干的我好舒服啊……我不行了……要去了……要丢了啊……”    已近干了超过三十分钟了,谢婷婷已经被王飞肏的不知道有了多少次高潮了,王飞也感到自己快要到达欲望的顶端了,于是加快了抽查的速度:“什幺小飞,叫老公,叫主人,要不然以后不肏你这个骚货了。”    谢婷婷早就在着猛烈的抽查之下失去了理智,哪里还能管得了那幺多于是忘情的喊道:“我的好丈夫……好主人……好舒服啊……婷婷……婷婷……以后天天给你干……快点……再来干婷婷啊……”每一次猛烈的抽插沈沦在欲望之中的谢婷婷就发出一声娇吟,肉感的美腿不由的一阵抽抽搐:“啊……不行了……好老公……我又要到了……”嫩穴就如同潮水氾滥一般,透明的汁水随着王飞每一次的拔出和插入肆意的飞溅着,不一会一道清泉更是从肉棒的缝隙中,喷涌而出,这一次谢婷婷不仅仅被肏的高潮,更是直接被王飞肏的潮吹了,谢婷婷感到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了一点点的力气只能呢喃的说道:“好……老公……妈妈……快被你干死了……”说完谢婷婷就感到自己似乎昏迷了过去。    恍惚间谢婷婷似乎感到王飞停止了动作,随后就听到王飞的命令:“不错,来现在把腿分开,用手把自己的骚逼扒开,对,保持好的……”迷迷糊糊的谢婷婷也不知道是为什幺顺从的跟着王飞的命令用最后的力气做着淫靡的动作,随后彻底失去了意识。不    知道过了多久谢婷婷从昏迷中醒来,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蜷缩成一团彻底嚎嚎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