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妈妈身边的恶魔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妈妈身边的恶魔
 第一章  妈妈的内裤 (恋物 乱伦)   大概是十三四岁的时候吧,我就被青春期男孩对性的狂热支配了。阿朵的魔力挺内衣广告就能让我的鸡巴硬上一个下午,性药传单上写的在现在看来过于简单的小黄文就让我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收集起来藏在床底下,夜里打着手电慢慢欣赏。但与大部分男同学不一样的是,比起青春活力的同龄女同学,我更喜欢年纪稍大的散发成熟韵味的女人,比如,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叫刘茹艳,是个家庭妇女。本地的风俗就是讲究所谓的男主外女主内,女人结婚了还要上班,男人可是擡不起头的。  虽然是家庭妇女,但也是家庭形象的一部分,因此家庭支出里面至少有四分之一都是妈妈的衣服和化妆品。而且妈妈还十分注重自己的身材,加上天赋好,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甚至她自己不太满意的小肚腩在我看来都充满女人味。所以,虽然妈妈的脸长得只比普通人好看一点,但综合穿着、身材和成熟女人的韵味,也可以称得上是美女了。  青春期的男生精虫上脑的时候甚至可以翻开字典对着屄字撸,妈妈这种成熟美人妻怎幺可能逃脱我的注意。更何况妈妈还这幺注重穿着打扮。可能是结婚前在写字楼当过白领的原因,妈妈出门买菜都要仔细打扮一番。黑丝高跟铅笔裙,弯腰穿鞋,屁股撅起来的时候凸显的内裤痕迹总是能吸引我的目光。从那时起,我对女人的性趣,是从妈妈的内裤开始的。  当时家里还没换房子,户型比较小,没多大储物空间,所以每一寸空间都要利用起来。加上妈妈可能觉得我还小,所以没有很注意男女之别,穿过的内裤、胸罩、丝袜都随手丢在厕所旁边洗衣机上面的衣篓里面。试想,一个青春期男孩每天上厕所的必经之路上随手放着散发育龄女人荷尔蒙的内衣裤,这简直就是在诱惑他去沈迷在这个女人的性魅力里面。所以,我的性生活从用妈妈的内衣裤自慰开始也没什幺好奇怪的。  青春期的男生对性的渴望是从早到晚的,它一刻不停地折磨着我。除了在学校里幻想,就是和坐的近的几个男生讨论、传阅不知道从哪搞来的错字连篇的黄文。那个装满妈妈内衣的衣篓,虽然从我有记忆开始好像就放在那里了,但直到那天下午放学,我才真正意识到它对我真正的意义,作为男性的意义。  「憋死我了。」我边这样声嘟囔着,边打开门进屋放下书包。然后一路奔往厕所。  边尿边想着床底下的性药传单上的小黄文,「嘿嘿,趁着妈妈还没回来,好好的撸一把」。  这样想着,刚刚释放掉尿液软掉的鸡巴又挺了起来。出了厕所,拿边上的毛巾擦擦手,突然一股难以形容的味到鉆进鼻子。虽然味道有些腥骚,但却让我莫名的性奋起来,鸡巴硬的快要爆炸,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汇聚到龟头里。低头一看,原来是妈妈穿过的黑色蕾丝低腰内裤,被她随手放在衣篓里面,此刻正散发着让正常男性难以抗拒的气味。我用我过于激动而颤抖的手拿起这条内裤,大脑因激动而空白。用另一只手把内裤翻过来,发现裆部有白色痕迹,我不由自主地凑上去闻。一股腥味直沖天灵盖,有点想吐但更多是性奋!  「这就是女人的屄的味道吧」我心里突然冒出来这样个想法,甚至有点沾沾自喜,因为只在学校里跟同学讨论过女人的屄长什幺样子,什幺味道。但在那个离初中生都随便开房时代很远的时候,谁都不知道到底它到底是什幺样子,什幺味道。今天被我第一个闻到了屄的气味。我心里甚至在猜想自己是不是班上第一个知道的。  这个想法一闪而过,我无师自通地把妈妈的内裤裆部包在鸡巴上,开始撸动起来。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直到快要射了才突然警觉,  「不能射在内裤上,被妈妈发现就完蛋了」。这样想着,赶紧把内裤放回衣篓,快速对着厕所水池撸动几下,射在了水池里。  射完之后,脑子里想着的还是妈妈的黑色蕾丝低腰内裤,本该软下来的鸡巴又硬了起来。走出厕所,看了看表,算了下,离妈妈回家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用它再撸一次应该没什幺问题。把妈妈的内裤拿起来,性奋地跑进卧室,把床底下珍藏的小黄文广告拿出来,把妈妈的内裤套在鸡巴上,一边看文一边撸。过一会突然想起来妈妈的黑丝可能在衣篓里面,又跑回去翻出黑丝。  把妈妈的黑丝套在鸡巴上,拿起内裤边闻边撸。妈妈的内裤不仅有屄的味道,还有我第一次撸的时候马眼里流出来的液体的味道。两种气味混合在一起显得更加淫靡,很像半夜路过妈妈卧室时候闻到的味道。快要射了的时候,把妈妈的内裤和黑丝放回衣篓,射在水池里,筋疲力尽的我回到卧室就沈沈地睡去。  从那以后,每次放学我都拒绝小伙伴们的邀请,飞奔着跑回家,用妈妈的内衣撸管。渐渐的我也熟悉了妈妈的内衣品味。丝袜基本只有高腰黑丝一种,还有一种黑丝只见过妈妈洗完拿回他们的卧室干收起来,没见过直接扔在衣篓里。内裤种类就五花八门了,有纯棉的,一般是浅粉或者浅绿色的高腰内裤。性感一点的一般是低腰的,材质一般是蕾丝,有黑色的、白色的还有红色的。有前面半透明的,还有前后都是半透明的。花纹也并不一样。之后每次妈妈出门的弯腰穿鞋的时候,我都在猜接下来出现在衣篓里面的内裤会是哪一条。  用内裤和丝袜撸管然后射在外面渐渐也不能满足我,射完之后,我还会用手蘸射出来的精液抹在妈妈内裤的裆部,幻想着我的精液能和妈妈的屄结合。如果想撸第二次,我会直接用妈妈的内裤擦干射完精液的龟头。残留着精液和妈妈屄味的内裤会让我更加性奋。  寻求刺激是男人的天性,趁妈妈不在家撸也不能满足我的时候,我会抓住妈妈不在客厅的时间,拿着妈妈的内裤撸。更进一步,妈妈前脚把刚换下来的内裤放在衣篓里面,后脚我就拿起来撸,有时内裤甚至还残留妈妈的体温。害怕被妈妈发现的恐惧和用妈妈内裤撸管的性奋交织在一起,往往能让我达到正常撸管达不到的高潮。  玩久了,不满足于在自己卧室拉上窗帘撸。把领地範围扩大到整个家,在厨房撸,在卫生间撸,在家门口撸,在爸妈的卧室撸。甚至拉开窗帘站在窗边看着过往行人撸。  上课的时候也不再想着游戏怎幺攻略,而是想着用妈妈的内裤玩些新花样。比如,用硬着的鸡巴吊着妈妈的内裤在爸妈卧室里走来走去,幻想着自己是征服妈妈阴道的男人,再爸爸的领地宣示妈妈的所属权。比如,用水沾湿丝袜,套在鸡巴上撸,时间久了就能练出耐力。再比如,鸡巴套上丝袜之后,再用乳罩包裹住丝袜撸等等。  本来我的撸管生涯甚至我的人生可以这样一直顺利地进行下去,直到那一天,寻求刺激的沖动战胜了我的理智。我射在了妈妈的内裤上。  「这梅雨天也太烦人了,衣服都干不了」妈妈抱怨着。  「是啊」刚在妈妈内裤上释放掉性欲的我随声符合。  突然妈妈的手机响了起来,  「哦,小梅啊,一会就出发吗?」  「哎,我好几件衣服都没干,没衣服穿啦」  「行吧,那我马上换衣服下楼」。  妈妈挂掉电话,转过头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我说,「儿子,妈妈和你梅姨去吃饭,你爸回来让他给你俩做饭吧」  我随口应了一声。  妈妈转身去卧室换衣服,过了一会走出来,嘟囔着「只能穿那件了」边说着,从衣篓里面翻出那件内裤拿进卧室了。  坐在沙发上的我此时已经停止思考了,只记得那件白色蕾丝半透内裤上面有我刚射的精液!  被下半身控制的我不去想妈妈发现精液后会如何处理我,只想看到妈妈亲手穿上那件内裤。我踉跄着走到爸妈的卧室门口,因为妈妈只是换衣服,门并没有锁,还留着一条缝隙。我趴在地上从缝隙往进去,正好看见那叫我血脉贲张的一幕。妈妈弯腰擡脚,把内裤套在她的腿上,直起腰来,提起内裤,直到内裤的裆部贴合她的阴唇!看到这一幕的我,呼吸都停止了,心脏狂跳,简直要炸开来,甚至连妈妈弯腰时露出的屄都忘记去看。就只记得一件事,我的精液和妈妈的屄结合在一起了!  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了,只隐约记得妈妈惊愕的表情,和脱下内裤闻味道的样子。妈妈半年没有理我,让我心里很失落,更让我失落的还有衣篓里消失的内衣和丝袜。